祭司

(周叶)散成烟 3

联盟里看到的景象就是,叶修拉着一个陌生男子的手闲逛在各大楼层?

大家都知道叶修今天公布退役,虽然这个心脏的人总是抢各大工会的boss,但是最久十年,最短一年,无论是新人还是即将退役的人,和叶修的关系总归是算好的。

叶修本就喜欢提携和指导后辈,每个人看到了都会时不时的点评其缺点和长处。再来他本就不喜欢争强好胜,和每个人的关系都不错。每个战队没有全部,大部分的人基本都来了。

叶修道是脸皮厚的可以,笑着说“怎么样,我男朋友,帅吧。”

第一个憋不住话的永远是黄少天,“我kkkkkk,老叶,你是gay嘛?我的妈呀,我怎么认识你那么久怎么不知道你是gay呢,队长你知道不知道啊,我kkkk。老叶你们在一起多久了,老叶你为什么之前都不告诉我们,,,,

平时无比嫌弃黄少天话多的叶修缺一直微笑着听着,感情是人类天生带来的,他知道自己退役之后,更不可能听到和看到这些以往并肩作战的面孔。

黄少天既然开了个头,就少不了联盟战队的逼问,叶修回答了十个问题以后实在是受不了。在人群中不停地挥手说自己吃不消吃不消。

他没有注意到,那些人群众没有周泽楷。但是周泽楷在了他才会感到奇怪吧。

被一个前辈告白,早就厌恶自己了吧。 这样想着,手中却被人紧紧握着。 是梦神造的周泽楷,他懂叶修的心思。如同读心术,如同一个窥探者,叶修抬头看着周泽楷,看着他与真人无一般差别的容颜, 如果我在现实得不到的东西,何必不依赖着梦呢。想通之后,他也回握着周泽楷的手。这些都落入了处于阴暗处的另外一个人眼中。

周泽楷想不通,昨天才和自己告白的人,怎么今天就握着别人的手,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了联盟里。难道自己只是他告白者 ,,,之一吗。 自己心里怎么想自己是清楚的,原本就和自己无关,自己也拒绝前辈了。但是,,,为什么心里面那么不好受,他站在远处看着叶修,看着那个陌生的面孔。看着他们两个被人群包围,但是却甜蜜的笑着。他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理。

相处了许久的熟悉队友,江波涛几乎就发现了周泽楷的不对劲,细心的询问道”小周,你没事吧。“


周泽楷摇摇头,他没事。只是很在意,在意那个男人为什么昨日和自己告白之后便和别人在一起了,他到底喜不喜欢自己呢。

其实喜不喜欢,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也许是那次夏日黄昏后的告白影响到了周泽楷,周泽楷本人并没有发现,自己越来越在意这个和自己告白的前辈。

在意前辈和他男朋友在世邀赛期间偶尔在街角的小甜蜜,在意叶修看那个男人抬头时眼底掩饰不住的爱意,在意他无意间碰到叶修被摁在墙角亲吻的样子。眼中全是撩人的流光,在他对面的人身上扫荡着。

有没有可能,那些曾经都是属于自己的。

“小周?小周?“

周泽楷本没有聚焦的眼神,看向叶修。叶修皱了皱眉,好看的手在他眼前轻轻挥了挥,”小周,你这样不行啊,我在和你讲解后天对战的队伍呢,怎么了最近训练强度太大了,很累吗。?“

叶修的嘴唇在眼前不停的动着,他这个位置刚刚好能看到叶修宽大t下面清晰的锁骨,他好像瘦了,没有以前的虚胖。太劳累了吗,心猿意马的想着。

脸上吃痛着,叶修看周泽楷还不回神,不得已才掐他的脸。

“周泽楷。你在想什么。”

他摇了摇头,喉咙有点干,嘴唇也是,他舔了一下,变得湿润好讲话了。“前辈,你继续吧。”

带着疑惑,但是碍于大敌当前,叶修只能重整精神再给周泽楷分析一次。

能怎么说,想你吗。 移向电脑屏幕前的最后一丝想法在全神贯注下消失殆尽。

周叶 散成烟 2

眼前的周泽楷很快的回复他“不是”

“那你谁?”

“周泽楷”

“耍老子吗。。。“

叶修头疼的撑起身子,周泽楷顺手的扶着他,在他身边坐下。“我是周泽楷,却不是你认识的那个周泽楷。你昨天向梦神许了一个愿,我便是那个愿望的周泽楷。真实的周泽楷依旧存在着。”

饶是叶修久经沙场,也没遇见过这么神话的故事,他用力的捏了捏周泽楷的脸。他没有吃痛的叫唤,只是微微皱眉。

“叶修,痛的。”

“哦,我就是试试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我自己怕痛,又不好捏自己。”

叶修厚脸皮的说着,对于他迅速接受了一个新的周泽楷,这倒是惊讶到了这个周泽楷。

“你不惊讶吗。”

“哇,何止惊讶,你都把哥吓到了。但是我昨天告白失败了,既然你愿意陪在哥身边,哥当然愿意了,做梦都愿意。”


这就算是告白了吧,周泽楷笑了起来。现实的周泽楷话都已经很少说了,更别提看见他笑了。

那天早上空气很好,风也很柔和,叶修突然就想吻周泽楷。于是他便这样干了,既然是梦,做什么事情都不算过分吧。身子微微前倾,叶修轻轻贴上了周泽楷的唇。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呢,原来是如果你得不到那个人,你连与他的接吻都会变得小心翼翼,若有若失。

腰上有一股强硬的力气扣住他,面前的周泽楷回吻着,他是梦神造出的周泽楷,他是叶修喜欢的周泽楷,同时他也喜欢着叶修的周泽楷。他知道叶修第一次看到后辈便一见钟情的惊喜和压抑,懂得他每次可以教导后辈的喜悦心情。了解每一次偷偷看向自己喜欢人的小心思和深深掩埋。

更知道他昨天表面看上被拒绝的无所谓的态度下面藏着的无奈和悲伤。这些他都知道,在喜欢叶修的份上,他更心疼的他。

于是周泽楷轻轻搂着叶修,探向他,将唇齿交融着。他不是现实的周泽楷,他从来不会拒绝他。

花了大半天的时间,叶修终于相信自己的家里多了一个周泽楷。比赛结束后,叶修便打算退役。加上这条原因才选择去和周泽楷表白。今天还需要去联盟总部做一个公布。

然后叶修犹豫了,他不知道要怎么“处理”眼前这个周泽楷,带出去是肯定不行的,万一碰上真货不就彻底完了吗。

不知道梦神是不是造了一个可以窥探别人心思的人,周泽楷拉过叶修的手“叶修,别人看到的我,并不是周泽楷。”

“啊?”叶修又蒙蔽了。

“你看到的我是周泽楷,但是别人看到的并不是周泽楷。”

“那是谁?”

“我不知道,只是并不是这张脸。”周泽楷苦笑道,他看不见自己,又如何知道呢。

叶修挑了挑眉,这个梦神倒是很负责嘛。


(周叶)散成烟

对于这突然来的告白,周泽楷本就一个不爱说话的人呆愣在那里。叶修看着他的反应明白了一大半。其实两个人都心知肚明,周泽楷不是gay。两个人原先相处的时间也少之甚少,除去群体聚餐,全明星赛,以及赛场上的厮杀,两个人几乎没有额外的交往。对于这告白,周泽楷也是没有太多头绪,明明不想熟悉的人,怎么会喜欢上自己。

沉默只有短暂的一段时间,叶修朝他笑了笑,“小周,没事。哥就和你告知一下,你不要往心里去了。” 笑容后面的心脏已经在隐隐做痛了。

是啊,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后辈不是gay,自己还那么鲁莽。他笑自己的不知廉耻和妄为。

他走了,因为不想再看见后辈的那张满是诧异的脸,外表看上去越坚强的人,遇到自己喜欢的人就越是懦弱。

阳光在他们两个人之间拉出了斜角,叶修走过窗边的时候眯了眯眼,感叹道,夏天真好啊,总能让你遇见重要的人。

那天晚上,叶修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个人问他,如果能让你实现一个愿望,你想要什么。


叶修回答道“我想要一个周泽楷”

夏天的白昼总是格外的长和早, 经历了一个晚上的惆怅五点出头的样子叶修便醒了,他的心再脏也睡不下去。被拒绝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悲伤,心里空落落的。叶修埋在白色的枕头里面想,果然自己还是喜欢他的吧。因为太喜欢,他不在意都没有关系了。

“叶修。”

好像周泽楷的声音。

怎么自己还在做梦吗,这个想法却在看向倒在自己身上阴影源头处顿住,

“小周?”


【周叶】Meaningless life.


(1)


明白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往往是将要失去他的时候。
周泽楷就是这样,躺在宿舍的床上满脑子都是叶修今天和苏沐橙倚在窗边的时候,叶修靠的很近,好像在接吻的样子。

接吻吗…周泽楷闭了闭眼,想着他们两个唇齿交融的模样,和叶修笑起来的样子。他想着,手扶着额头,长长地叹了口气。“原来你笑的样子都是在别人眼里的。”自嘲的笑了笑,谁都看不见这后面的多大痛楚。

周泽楷本就是知道的,自己喜欢叶修。和少女的心事一样,他把这份感情埋的很深很深,深的让他失了智,深到叶修不在乎不知道也无所谓。 他喜欢他,肮脏的可怕,是啊,自己只是个他众多学生中的一个,怎么会喜欢自己呢。那么多悲凉都在周泽楷的心头演尽了一遍,却怎么都无法从这段感情中自拔。

叶修有个坏习惯,爱好抽烟。学校里又是禁止的,叶修的烟瘾挺大的,忍不住的时候会自己悄悄溜上天台,抽上一会。这个好习惯持续了近两年,直到有一次周泽楷逃课上来睡懒觉看到叶修。对方并没有发现他,周泽楷也没有出声,又是叶修在楼顶打电话,他也都听见。

他渐渐知道这个与他相差无几年龄的老师叫叶修,知道他无家可归一人居住。知道他每天抽多少支烟,知道他总是笑眯眯的仿佛从未见他生过气。

高二的时候,叶修担任他们班的班主任兼数学老师。周泽楷这时才清晰的看到这位他偷听了将近一年的老师。

原来他有点虚胖,手很漂亮,写出来的板书很好看,解题思路清晰,方法多样。周泽楷就这样盯着叶修,望着他出神,自己都不知何时开始。在意他的一点一滴,在意别的学生去问他问题时他笑嘻嘻的脸,在意他有个苏沐橙老师,在意叶修仿佛从来不在意自己。

不满于入夜后常常想起他,却始终无法得到他。

周泽楷考了零分,理所当然的被叶修叫到了办公室。 打量着眼前的卷子和身边的人,叶修说“你都会做吧.卷子刚好避开了所有正确选项”

“嗯。”

“为什么这样做”

“成绩不重要”

“哦?”叶修含笑看着自己班的班长,“那什么重要。”

周泽楷眼光灼灼的盯着叶修,他就这么看着他,叶修也不恼,任由他盯着。

“老师”

“嗯?”

“是你。”

叶修顿在椅子上,说实话,他从来没有仔细注意过自己的班长。只知道他的成绩从来是最优的,还长着一张十分讨人喜欢的脸。

“我…”叶修不知道该说什么,尴尬的笑着。

“叶修,我是迫不得已的。”

看见你和苏沐橙接吻忍不住的迫不得已,怕被你嫌弃的迫不得已,是接受不了日日煎熬的迫不得已。是看见你不在我身边的迫不得已。

“额咳,那个小周啊,我知道你们这个年纪是感情…丰富的年纪啊,但是我,你看我这么个糟老师。”

周泽楷很无奈地蹲下来,说“叶修,你说什么都已经没有办法了,你拒绝不了我爱你,如果你讨厌我现在可以跟我说,我的自制力很强,可以克制住自己。”

“然后呢…”叶修紧张起来,周泽楷说的很温柔,他却听出了一丝绝望。

“然后顺利毕业,离开你”

“我…” 在学校叶修是出了名的会说,但在最纯真和朴实的感情面前他什么都说不出来,他抵挡不了眼前人的爱意。“我不知道”

他实话实说,他知道他从来没想过会有男人喜欢自己。

周泽楷笑笑,双手扣住叶修的椅子往自己前面带,“叶修,谢谢你没有讨厌我。”

叶修感收到自己的额头突然温润,却也很快离开。周泽楷也是,很快,他的办公室里只留下窗外的余晖和飞鸣的乌鸦嘎吱嘎吱。





求梗系列…

因为我平常都是 有脑洞不动手的人…
现在突然没脑洞了最近死亡


大家有什么好的梗吗(´・_・`)ノ欢迎评论

好生气啊………………

排位五连跪……………

十四(2)

十四(2)

人生第三次被催更(´・_・`)ノ
先撸个小段子

#对于抱走这个姿势#
尹新月穿着小高跟才能到张启山的鼻子,对此,尹新月很满。觉得自己太矮了。

开始每天在家里蹦蹦跳跳,“我要长高!我要长高!”睡前喝两大杯牛奶,心里想的,做梦做的都是,我要长高。

张启山正郁闷为什么这两天尹新月不缠着他了,推开客房就是尹新月穿着睡衣在墙边跳。

轻薄的睡衣随着跳跃忽上忽下,有时候露出洁白的肚子来。张启山看的耳朵一红。

“尹小姐…”

“啊…”

尹新月被吓了一跳,落地时清晰的听见脚咔嚓一声。

“嘶…张启山!你干什么!这么大把年纪了还吓人?幼不幼稚啊…”
尹新月揉着红肿的脚踝,瘪着小嘴抱怨。

张启山哭笑不得“尹小姐,是你在我家乱蹦乱跳好吗。”

“我想长高啊但是!”

“长高干嘛。”

“太矮了,和你一样高就能气势上压倒你!对”

张启山忍俊不禁,走过去将尹新月两腿夹住,拖住她的臀部,小心的看着她的脚踝,举高。

尹新月被这突如其来的举高高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眼前的人笑着眼跟她讲

“这样就比我高了。”

--------------------------------------------

由于尹大小姐拒绝看医生,小葵又说不动,张启山公主抱起来尹大小姐脚还乱踢,张大佛爷没有办法,一把翻过尹大小姐

于是张大佛爷府中的下人有幸看到张启山扛着瘦下来的尹新月从楼梯上走下来
嘴里还骂着“张启山你混蛋!张启山你不嫌丢脸啊!张启山你放我下来!!”

放下往事

我真的好讨厌周青云啊…
我真的好讨厌周青云啊…
我真的好讨厌周青云啊…


“丁隐,你当真如此吗。”玉无心哽咽,眼睛模糊已经看不见前方的人。

“我已经有青云了。”丁隐僵硬的握住周青云的手。强迫自己不去想着自己面前哭泣的人。他要很努力很努力才能克制住自己。

脑海中都是她的笑,她的好。
她说的 ,我本无心,丁隐,是你给了我一颗心。

换来她一句
“那好,我明白了。”

什么…玉儿,你明白什么了。 你为什么走了?你要去哪里。
丁隐红了眼,他寻不到他的姑娘了。她走了。


玉无心的胸口上不断有热流翻涌,腥味开始传上来。“噗…” 怎么那么痛,丁隐,你明明是喜欢我的。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丁隐,我想向你解释的。每日在阴风谷里,我想你想的发疯。我杀了你的师兄同胞是我的错,可是,他们不死就要我死。

丁隐…我那么喜欢你。我为了你背叛了我爹,背叛了魔踪。可是你为什么要和别人在一起。

丁隐,我身上好痛啊。还比不上你一句话带给我的痛…

玉无心眼前一黑,再也不知后事。

五鬼寻到玉无心时已是夜晚十分,他看到倒在树林里的玉无心赶紧跑上去抱住。

“玉儿,玉儿。你醒醒啊” 五鬼无力的喊着,“玉儿,你怎么了。你别睡着啊。”
五鬼的眼眶一下子变得通红,他克制不住自己,一滴一滴的,怎么就哭了。

他一声一声无力的唤着“玉儿,玉儿…”

林中唯闻子规啼。

丁隐在玉无心走后,体内的赤魂石紊乱无续,晕倒在地。
醒来时窗户的光亮透了进来,照亮了整个屋子。周青云伏在他的床边,有律的呼吸声传来。室内一片安详。

丁隐望着她的脸出了神。心中却怎么也抹不去昨日玉无心离去时的背影。

丁隐,你可满意。你已经赶走了她。别再想了。你已经有青云了。

门外发生了吵闹声,丁隐抬头看,大师兄眉头紧锁“丁隐, 绿袍攻打蜀山了。”

“什么?”

丁隐等人匆匆赶到蜀山时,见到的已是残垣破壁。

“住手!” 丹辰子拔剑加入战斗,打断了绿袍刺向诸葛驭我的剑。

“ 烈影神宗,我蜀山虽与你正邪两道,可却与你无冤无仇。你们存何居心,为何攻打我蜀山。”

五鬼转身甩出扇子抹掉两名弟子的脖子后,看见丁隐的到来,转头就向他刺去。

断剑和铁扇碰在一起,撞击,躲闪,再撞击。五鬼像是着了魔一般不断的攻击丁隐,身上好几处伤口也熟视无睹。他只想杀他丁隐。

执念这般慎重,论丁隐也扛不下来。周青云双手一番,拔出青索剑向五鬼刺去。
“滚!” 五鬼扇子转动,气息扫落了一圈的人,周青云也不例外的被气打中。

“丁隐,玉儿那么喜欢你。你难过,她也难过。为了你,就算再不喜欢你的青云妹妹,她也为你救。你知道她听见你从恶霸手里救下姑娘对她说周青云是你的伴侣时她的表情吗。她那么喜欢你,她为了你什么都做了。你却总是惹她哭,逼她离开你。丁隐,你不喜欢玉儿为什么接近她!”

“若不是她那么喜欢你,她会为了你吞绝情丹,。若不是为了你,她会坠下悬崖,若不是为了你,她怎么会死!”

他在说什么…

丁隐裂了一下嘴巴,眼睛无可征兆的红了。什么…死了。

谁死了…。他在说什么…

脑袋跟放了空一样,丁隐一点力气都提不上来。脑海中全是五鬼撕心裂肺的呐喊。

“五鬼,你说什么呢!”
周青云率先上前一步。

“我说什么?问问你的丁大哥!”五鬼沙哑的声音响彻,“丁隐,你知不知道玉儿在你和她说不要她之后吐血身亡了。 丁隐,你知不知道玉儿有多难过你和她说那些话。 丁隐,你要是不喜欢她!何苦招惹她。”

“我…没有…”丁隐只是顿在那里,双目无神,他抬起头来,看相五鬼“玉儿不可能死的,她那么厉害。”

“是,她是厉害,为你吞下绝情丹再厉害又如何!”

什么都听不到了,世界的一切都和他好像没有了关系。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他接受不了,玉儿怎么会死呢。

她怎么会死呢… 她还烤过鸡腿给自己吃。她在自己受伤的时候为自己敷过草药。她为找我上过蜀山,在花海里她亲吻着我…

这个打击对丁隐来说实在是太大了,他再也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醒来时已经是五天后了。

醒来是周青云的脸,她的声音里带着哭呛“丁大哥,你担心死我了。你终于醒了。”

“青云…这是在哪里…”

“蜀山啊。”

“我怎么晕倒了” 头痛的炸裂,周青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蜀山大战三日,最终掌门终究战胜绿袍,蜀山却也损兵过半。

“丁大哥…,你听我说”

丁隐忽的想起昏死前,他好像听见了玉无心的死讯。

“青云,玉儿呢。”

“丁大哥…,玉姑娘她…她 …死了。”

“噗…”

五日淤积在胸中的鲜血直接喷涌而出,是真的…
不知所措,玉儿。 你在哪…

怎么…你没和我说转身离开就是要永远离开我。
丁隐一闭眼,全是玉无心的笑,玉无心的好。在冰上的亲吻。

“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玉儿,你骗我吧。你是不是又在骗我,你快出来啊。”丁隐崩溃的抓着周青云的衣袖
“你们是不是在骗我,你们是不是抓了玉儿,觉得她是妖女,不让她接近我,所以在骗我啊。对不对?青云?”

丁隐的眼睛里满满的无力,他已经支撑不下去了。不会是这样的…不会的…

“丁大哥…玉姑娘…她…”

“出去!我不想听!出去。”

丁隐比这耳朵,他不信。肯定又是玉儿在骗他。没事的,玉儿我不怪你。你再怎么骗我都可以。你出来见我好不好。

丁隐抓起断剑就朝自己大腿刺去,“丁大哥!”

“你在干什么!”

“玉儿看我受伤会来帮我疗伤的,玉儿她最关心我了。”

周青云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丁大哥!那个妖女已经死了!你被她蒙蔽了双眼,醒醒吧。”

丁隐无力的靠在床边,他明明只想她从他心里抹去。玉无心,你何必这样。捂着脸,他任由泪流满面,

他的姑娘,再也回不来了。

被他亲手赶走了。

不知(3)


好懒
今天就更一篇了
好累
不想写数学
历史好烦
高三狗好热





七月的天总是热的烫人,尹新月吃不消这般酷暑,每日让下人打一盆冰放在房间里。自己就倚在藤椅里偷凉。

“啊我要死了,太热了。” 虽然已经放了冰,小葵也在一旁不断的扇风。 “张启山怎么在这么热的天活下来的。”尹新月仅仅穿一件吊带长裙仍不断流着汗。

“夫人,佛爷办公室里装有风扇。他本就不常回家,故家中没有装。不过佛爷的卧室倒是有一台。”

尹新月眼睛滴流的转着,“他…那有电风扇?”
“是的。”
“那还等什么呀,我去他房间躺着了。你就…不用跟来了。”

说到做到,尹新月赶忙从藤椅上爬起来。高兴的哼着曲子走向张启山的卧室,哼的还是小曲儿《劈破玉》?(女官)

尹新月躺在大床上,滚来滚去。“啊太凉快了啊哈哈哈。”

管家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两个小人,点点头示意将他们手上的冰盆放在旁边。
“夫人,这样会更凉爽些。”

尹新月分明就是满意的神情,小嘴咧开“谢啦,没你的事情了,下去吧。”

“是”

张启山这边仍被无法破译出日本人的密报磨得焦头烂额,午时才发现自己将密保公文忘在家中。心情又郁闷了几分。

副官一直在情报局监督,沉思了一下,张启山起身回府。哪想到一回家就看见尹新月这妮子坐在在乎的床上看着公文。


尹新月翻着情报局发来的密报,看不懂,看不懂,看不懂。“啊,张启山平时就看这些东西吗。”

叉着腰叹口气,走过去。

“尹小姐,你知不知道这样随意闯入别人的卧室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吗。”“知道,太热了。不想管了。”
尹新月很直白的说道,“我在房间呆不下去了,我今天晚上也要睡在这里,反正我们两个迟早要结婚的。”

“尹小姐…,我知道我确实有责任,但是我身为长沙布防官,真的很危险跟我在一起。”

“有什么危险的?”尹新月抬头,晃晃手中的公文“ 我看来看去就是日本人要运荔枝到英国商会啊”

“荔枝?为什么是荔枝。”

“这不是写着吗Aser”

“那为什么是荔枝。”

“张启山,你是猪吗。”尹新月好笑的拉过张启山的手,抓住他的手往纸上,“Aser是报错的意思,那些日本人经常省略s和t,我爹刚刚开始也没弄懂。然后你把这些前面的密报全部反一下不就是日本人要运………军火??”

尹新月咬着唇看着张启山,“张启山…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军火运去哪里?”

“ 哦,长福街63号。我是不是很聪明呀。”
张启山叹了口气,无奈到弯曲嘴角,“你这些哪里学来的。”

“我爹呀,我从小跟着我爹看这些东西了好不好,我爹有时也曾做过日本人生意。他们那些人很麻烦的,每次都搞些我看不懂的东西,不过后来我弄懂了也就那么回事。”

“说说看”张启山这下也不急了,顺着尹新月牵着他的手坐在床边,坐在她的身边。

“哦…,就 日本人有一套自己的解密方式,其实就是摩丝密码翻一番。 单个成双,如果有Aser表示只是反过来解就可以了。如果没有就是三倍还一倍,双倍不动。”尹新月乖巧的说,张启山!你离太近了啦。

“你看得懂?”张启山大有不信。

“好了好了,我爹给过我一张解码单嘛…我做生意还行,看这些实在看不来。 我接手新月饭店时还背了好久呢。”

大手一番,原本由尹新月牵着的手翻了过来,将她的手紧紧包进自己的。摩挲着

“谢谢你。帮了大忙了。”

“真的?”尹新月听闻,心中略有得意“那我有奖励吗。”

“你想要什么?”张启山已经预感到一些不好的感觉,

“跟你一起睡。”

“ 不行,男女授受不亲,望自重。”

“自重什么啊,我都快热死了。你忍心看我这么可爱的美丽少女晚上因为炎热夜不能寐吗。”
说着越来越靠近张启山。

来长沙都快大半年了,尹新月原本的卷翘头发长了许多,披在胸前,撩的张启山心烦意乱的。

盯着她除了神,

“嗯?”

尹新月可怜汪汪的看着张启山。

喉结滚动,分明是被妖精迷惑了,平日里清冷的嗓音添了几分沙哑“ 好…”















【不知】


来…了







张启山本来脸色就不好看,这下见尹新月被他气走了脸更是黑了一半。

管家向前走了一步,附身“ 佛爷,要不你哄哄?”

“我?” 张启山瞪了眼管家,发现小葵也在一旁偷笑。

“佛爷,夫人可是在游船的时候还在惦记着你呢。说你公务繁忙,如果她不在你就更不会知道休息。还不肯走呢。”

“你在说什么。” 张启山微眯着眼睛睁开时眼里却是乖戾。“她要走去哪里。”

小葵一五一十的说完了这一天尹新月和宋且留在一起的事情。

手又搭上了桌子 ,一下一下的。

宋且留,你倒是厉害。

头微微斜了一下“去,去给尹小姐热饭。管家你去给尹小姐买点她喜欢吃的甜食,快点。”

管家和小葵相视一笑“诶。”

尹新月这翻在床上戳着枕头,“死张启山,丑张启山,我关心你你还这么对我。我推了其留的邀请好心好意回来陪你吃饭你还这样。”

越说越委屈,声音里都带了哭腔了。

突然觉得床的一边塌陷下去, 转头一看“张启山?你来干嘛啊。”

张启山听见她叫且留的时候冷着一般的脸等看到她骂自己骂眼眶都红了心却一下子软了下来。

尹新月看着他这下才看着他端了饭菜来,大眼睛一下子笑了开来。
这一笑,看的张启山痴了。
“张启山,你给我送饭来的呀。我怎么这么享福。”

尹新月的小手挽上了张启山的手臂,粉红色的洋裙褶着,歪头看着张启山“你在关心我吗”

张启山的心随着她越来越靠近的身子跳的越来越乱。在火车上的时候也没有那么快。

张启山啊张启山。

尹新月知道张启山这人闷的慌,也不跟他贫。“张启山你喂我吧。”

“你?” 张启山不可置信“尹小姐,我是好心觉得你没有吃饭上来给你送饭。请你不要得寸进尺。”

“那你不关心我你让小葵送上来就可以了,你为什么亲自上来呀” 尹新月知道张启山在乎自己开心的笑着。

说不过她,这小妮子。嘴巴倒是伶俐,面子上又不好意思表现出来。
张启山只能绷着一张脸,取过碗,一勺一勺的喂着依偎在自己身边的尹新月。

这就是喜欢一个人的感受吗,张启山看着尹新月高兴的脸,满心的烦闷都在这刻隐于别处。眼里只装得下那个小女人。

“张启山,我跟你说啊。今天去接且留的时候我都。”

“宋且留。”

“啊?”话突然被打断, 新月蒙着看着张启山。

“ 你叫我什么”

“……张启山呀,”

“你叫他呢”

“且留呀。”

尹新月这般聪明,想到什么般似的笑了开来。“张大佛爷,我可以认为你吃醋了吗。”

张启山面不改色的往他嘴巴里塞食物
“吃饭。”